您的位置: 首页 >活动简报>详细内容

活动简报

亲历首届竹马戏艺术节 感受稀有剧种独特魅力
第十六期简报

作者:张玥 来源:山西艺术职业学院戏剧研究所 发布时间:2022-07-29 16:02:25 浏览次数:63 次 【字体:

09171ddcba95492f80115857f9cb2ee5.png

第三届山西艺术节正在云上火热推进中,值得惊喜的是一波又一波的“节中节”前来助兴,其中有跨越五省的首届晋剧艺术节线上进行时,有首届蒲剧艺术周在运城精彩呈现。近日,又有首届竹马戏艺术节在寿阳县罕山脚下拉开大幕。相比晋剧艺术节和蒲剧艺术周,竹马戏艺术节之规格、级别、专业性都稍显逊色,但身临其中,依然可以真切感受到寿阳文化之乡的浓郁氛围,体验到何为“艺术的盛会,人民的节日”。

高跷竹马戏,是一个对大多数观众来说略显生疏的戏曲剧种。与其他地方戏曲剧种所不同的是,演出时演员将竹蓖扎成的马的形状挂在身上如骑马之势,演员双腿再绑上高跷,以此显示马的高大威武,唱念做打皆以此装扮进行。虽然高跷竹马戏作为地域性的民间艺术在寿阳县平头镇罕山村存在已久,但直到2016年全国戏曲剧种普查时,才被正式认定为戏曲剧种。

2022722日上午,首届竹马戏艺术节在平头镇罕山村广场拉开帷幕。开放性的广场上,老少咸集,人山人海,又恰有微雨淅沥,各路摄影爱好者见缝插针抢拍照片,场上观众也不时高举手机拍照留影,致使现场秩序没有设想中的井然。开幕式上,寿阳村镇的文化队、艺术团纷纷登场,爱社傩舞、黑水耍叉、秦王大驿鼓等古朴的传统民间艺术精彩亮相,又有军乐队飒爽的现代表演,还有扎根生活、服务群众的乌兰牧骑小分队锦上添花,观演俱是热情。

作为竹马艺术节主角的高跷竹马戏,开幕式有两个核心内容:首先表彰了多年来为高跷竹马戏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罕山竹马奉献者和罕山竹马传承功臣,肯定了他们以往的辛勤坚守,鼓励今后继续为保护、传承和发展竹马戏而努力。之后是开幕式重心环节——高跷竹马戏代表性剧目《三英战吕布》演出。虽然艺术节官网平台的云展播“濒危戏曲剧种剧目”中可以观看这部短剧,但亲眼目睹演员们现场开打、马上冲杀的活态表演,更让人亲身体验到竹马戏鲜活的艺术特征。

f4deb3d126644d1292125367bf69f603.png

《三英战吕布》(又名《虎牢关》),2014年底竹马戏传人郭春马与其子郭永虎着手整理改编,并积极筹划复排工作。20153月开启了复排后的首场演出。此后《三英战吕布》作为高跷竹马戏的代表剧目,曾参与寿阳县、晋中市组织的多场演出活动。202010月,《三英战吕布》登陆江苏昆山百戏盛典舞台,向全国人民展示了高跷竹马戏的艺术风采。

《三英战吕布》讲述虎牢关前,刘备、关羽、张飞三兄弟以及公孙瓒大战吕布。张飞与吕布开打,一个丈八蛇矛,一个方天画戟,你来我往,伯仲难分。而后关羽持青龙偃月刀加入战斗,吕布以一敌二,酣战中吕布的赤兔马“马失前蹄”,吕布连人带马一齐倒地。刘备亦持双刀加入战斗,三人围攻倒地的吕布。观剧至此,观众不由得为演员踩着高跷倒地如何站立起来而担忧,但见吕布“腾”地一声跃身而起,又进入到与刘关张兄弟激烈缠斗之中。最后,吕布头上金冠被打落在地,败下阵来。末了,五位主演放下武器换上马鞭,左手牵马缰绳,右手执马鞭,威风八面,走圆场谢幕。众兵将把子也全部都是高头大马的高跷竹马,虽然没有按照舞台演出版跑圆场、亮相,但列队站列,旌旗飘飘,威风凛凛。即使反面形象的吕布也是英气逼人,“十八路诸侯何所惧”,剧中的吕布自是不在意刘关张把他称作三姓小儿,受董卓重用的他正得意洋洋,展现了其性格中的自负、狂妄,更显示了其出众武艺,人物性格鲜明。高跷竹马戏《三英战吕布》与众多同题材戏曲版本、影视版本的区别在于,演员负载着高大精美的马饰但往来自如,脚下踩着细长而惊险的木跷但如履平地,上身扭转打斗激烈拼杀,带给观众别样的奇观体验。

a385d9a1330b4c70b3f58f39f197c639.png

高跷竹马戏演员进行表演时,为保持身体平衡防止摔倒,脚下双跷必须不停地踩着锣鼓点走动,或自然而然凭借感觉走动。如此踩着高跷又唱又打,需要演员们练就极强的腰部和腿部力量。历史上,高跷竹马戏曾创造了“踢腿”“金鸡独立”“马失前蹄”“圪蹴跑马”等高难度动作。《三英战吕布》在打斗中就自然嵌入了“马失前蹄”技艺,成为剧中极为精彩的一笔。可贵的是,这种技艺与剧情融为一体,并非单纯的炫技表演。目前,高跷竹马戏历史上真正的“马失前蹄”已经失传,如今的“马失前蹄”演出形式是根据老艺人回忆口述、加上当代合理想象,在实践中反复操作、重新设计出来的。不明所以的观众,初次观赏此绝技会以为是演员脚下打滑造成的演出失误,不免有些惋惜,甚至担心演员的安危,然而这种感觉仅仅持续3秒,心态立马反转,恍然大悟继而惊叹,啧啧称赞,这样的观演心态恰恰证明了“马失前蹄”的艺术魅力。

令人欣喜的是,在开幕式现场,看到了3位参与演出的小演员,脚下踩着的是明显低于成年人的小高跷,他们最小的4岁,最大的7岁,据家长反映是因为孩子自己喜欢,得到了家长的支持,家长们自豪地称“这(高跷竹马戏)就是我们这的,从小就会”。在待演区,还看到了几个中小学生模样的小演员,自称也是因为喜欢才来参与表演的。此种情形令我深感欣慰、感动、兴奋、庆幸。

2021年山西省公布了26个濒危戏曲剧种名单,其中高跷竹马戏在列。从首届竹马戏开幕式上人流如潮、人头攒动的热闹场景,让我深刻体会到高跷竹马戏在当地民众中的受欢迎程度,尤其是当地真心喜爱的少年儿童的加入,对于高跷竹马戏剧种的族群传承、基因传承,对于艺术生存土壤的涵养,无疑将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与此同时,生存区域和环境相对狭小的高跷竹马戏,未来的发展仍离不开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更多关注和宣传,更需要各路学者和研究人员多从理论层面给予高跷竹马戏更多的学术关注、专业指导和研究,唯有如此,才能使更多的人看到表里山河的三晋大地上有如此这般特色鲜明的戏曲剧种,共同推动这一地方艺术朝着更加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用户登录